武汉出现大雾天气 局部地区能见度小于100米
来源:武汉出现大雾天气 局部地区能见度小于100米发稿时间:2020-04-05 02:31:05


他还说,中国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导致中国的疫情不能以客观透明的方式报道出去。难道全世界只能通过美国记者才能了解真相吗?要知道现在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包括荷兰一些主要媒体的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中国要求几位美国记者离境是对美国不久前变相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对等措施,与疫情没有丝毫关系。

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许多中国网友也在这条博文下纷纷留言↓中国驻荷兰大使馆4月4日消息,4月3日,荷媒《共同日报》刊登对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专访。胡在接受采访时公然污蔑中国,妄称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该大使观点毫无根据,逻辑更是极其可笑。我馆撰文予以严厉驳斥,全文如下:

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

今天(4月4日),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中国国务院决定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伊朗驻华大使馆 官方微博今早也转发了伊驻华大使穆罕默德·克沙瓦尔兹扎德的一条中文推特,引用中国古代儒家经典《左传》里的话“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称“中国以国之名祭奠新冠肺炎遇难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对个体尊严与生命的尊重与敬畏,也读懂了14亿中国人集体情感释放背后的团结与力量”。伊朗驻华大使馆写道,“此刻,我们同中国人站在一起,为所有没有等来春天的生命默哀,向所有用生命守护苍生的英雄致敬”。

环球网记者注意到,在博文的开头,伊朗使馆引用了“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一来自于《左传·成公十三年》里的话,意为“对一国而言,大事主要是祀(即祭祀活动)和戎(即军事行动)”。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另一名网友回复她:“您,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这种病毒很难消灭,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3个星期,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是流感。”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了解美荷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来不为发展中荷关系妨碍荷兰与美国的关系。不同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一直都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如果胡克斯特拉大使认为只有靠破坏中荷关系才能维系美荷关系,那岂不是对美荷关系的基础太缺乏自信?我们善意地建议胡克斯特拉大使,今后在发表涉及中国的评论前最好先做做功课,包括把基本事实搞清楚,同时也认真研读一下国际法特别是《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3日,一位名叫Peter Antevy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曾经感染的迹象”,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4日,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